干瞪眼

上高中的时候,某一年忽然在学校里兴起一种扑克玩法——“干瞪眼”。这三个字用信阳话说起来是非常有感染力的,三个字的发音分别是三声、四声、二声,“瞪”要发“den”的音。试一下!干、瞪、眼!——是不是被感染以至于觉得人生有异乎寻常的挫败感?
去年小朱来我这里住的时候,闲来无聊我教会了他这种玩法。作为我们之间频率颇高的娱乐项目之一,常常在茶余饭后被拾起来切磋一二。
今天,大刚的加入让这个玩法一下子有了新的活力,三个人很认真的玩起来这个游戏的时候忽然觉得它简单规则的后面蕴含了些神秘的难以名状的变数。局势的可控性完全不能靠每个人手中的牌来决定,有运气的成分,但技术和经验又往往在某个关键的抉择中发挥作用。更关键的是,无论你手里的牌多么美妙,那未知的下一手牌永远是牵系着你在天堂和地狱之间蹦达的橡皮筋。
多么美妙的三种选择:输,赢,以及干瞪眼。

看看下面小朱写的玩法,你们能凭着这个学会它并跟朋友们操练起来么?别着急,点击跳转至24小时求教热线,免费嗒!

形容一种扑克的玩法是不是很困难?
下面写一种扑克玩法,这几天在北京整天和猴子一起玩,刚才跟大刚一起,三个人一起玩。这个牌太好玩,也太混蛋了,下面是规则。

  1. 3最小,A最大 当然,2与王也有用,另外规则里讲。
  2. 当你把手中的牌一次全部出光时就赢。
  3. 开始时起5张牌。
  4. 你出一张牌,只能用比它大一点的牌来压。比如,出3,下一家只能出4,不能出5或者6。同样的可以是2张或者3张或者更多,比如两张3,下家只能用两张4来打。
  5. 说一下2。2可以打任何牌,但只是单打。比如,你出3,下家没有4,但是可以用2来打。这时出2者即是王者,没有任何人可以打他了。当然,存在两个2、三个2之类的东西。
  6. 但是2不能在顺牌中使用,王却可以。王可以顶替任何牌,比如你可以出3王5,用王来顶替4。王可以在顺牌中顶替任何的牌,但是却不能单独出。
  7. 如果上家出牌,你无法接,你就要摸一张牌,然后是你的下家。当出牌经过一圈后依然无人应牌,最终出牌者也要摸一张牌,然后再出新的牌,直到把手中的牌全部出光。

我想我说的可能很多人看不懂,那么我举个例子吧:

假使是甲乙丙三人玩牌,起牌后,甲先出,他出了5,乙没有牌来接,乙摸一张牌;丙应该用6来接,他没有6,但是他有2,于是丙出2,这时没有任何人能继续接,于是甲乙丙三人各摸一张,下面由丙来出牌。此时甲丙二人手中有5张牌,乙有6张;
然后丙出了两个7,甲乙都没有牌能接,于是3人继续各摸一张。此时丙有4张牌,甲有6张,乙有7张;
这时,丙一下将手中所剩4张牌全部打出,原来是7、8、王、10,正好是一条顺子。于是,丙是最终的赢家。

这个游戏没有人数限制,两个人也可以玩,只是简单一些;当人数到达3时就开始奇妙无穷了。
由于别人的牌你只能用固定的牌来压,其它什么牌也不成,所以这个游戏有了一个很写实,很直白,有非常有诗意的名字:干瞪眼。
即使别人出的是3,最小的牌,你5、6、7、8全有,但就是打不了人家,只能干瞪眼。

我所玩过的其它牌戏中,都有一条规则可言,我是说,是牌戏规则之外的规则,或者说是,打牌思路吧,我讲不好这个词,但是在“干瞪眼中”,没有这条规则,这条思路,“制度”(我终于找到了这个词)这条思路,是没有的。
晚上玩牌,玩着玩着猴子说,这就是人生啊!我立刻觉得,妈的,这种游戏太牛了。
就好像是,看了一堆日本漫画,突然在95年时看到了《幽游白书》;听了一堆糟泔打口带,突然听到了地下丝绒;看了一堆没味儿的名家名画,突然看到了凡高的星空;看了一堆傻逼美国大片的VCD,突然看到猜火车。
就是这样,玩牌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