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文艺青年都是世袭的之朱朱篇

去趟北京转车,不过呆了一天多,却跟猴子与大刚讨论了半天的文艺青年的世袭问题。猴子在他blog狠狠的写了一阵他家老头,咱附和他一下一定也要写写。
咱先说句正经话,什么叫世袭文艺青年?
真正的“世袭”是指,孩子从小就有这种耳濡目染的文艺影响的,而不是长大后一不留神成为和父母一样的文艺青年。不过我们往往把这两种都叫做世袭。
猴子说我妈妈也很文艺,其实不然。我妈妈并不文艺,虽然从小就梦想弹钢琴或者风琴或者什么别的乐器,可是家里穷什么都没有。幼儿园也没有上过,所以连最简单 的铃鼓也只有看而没有玩的份儿。现在她老人家倒是总参加合唱团活动,排练演出,唱女低音,并把排练的歌在家用电子琴弹下来。

其实我家文艺的是我舅舅,我三舅。如果说我是世袭文艺青年那我就是世袭我三舅了。
我三舅都有什么文艺的爱好呢?
年 轻时候(我也不知道是文革前还是文革后,似乎是文革前),他有过一根黑管(据说还有过手风琴来着,不过没有学起来。昨天晚上妈妈跟我说的),在大院里整天 吹。不过整天只是吹一段练习曲。夏天的时候邻居家有上海来的小朋友住着耍,天天听我舅舅吹那同样的旋律,后给小歌添了段词儿追打嬉闹时哼唱。内歌词儿还是 上海话。
后来,舅舅黑管玩的不得意,就把黑管跟人换了把旧吉他,红棉牌的。
大家都知道,老式的古典吉他其实也是金属弦的,那把就是如此。 后来被我表哥拿到班里显摆(似乎是他中学时元旦晚会之类),回家后琴颈就劈了。然后我舅舅就自己把琴修好,用一根钉子透过琴箱钉进琴颈。反正也是修,索性 多修点。于是我舅舅在指板上加了民谣琴才有的把位点,而且,那些点的材料是贝壳。
再后来,97年5月,我初三时,某日去我姥姥家玩,忽然看到吉他——肯定不是第一次见,我以前肯定见过很多次的,但从来没有留意过——表哥拿来给我演奏音阶(也许他只会这个了),我非常着迷于它,也就是从那时候知道的,E与F之间,B与C之间只有半个音。
7月,中考完了,我把吉他从舅舅那借了来,他教了我一些指法(没有和弦这个概念,和弦是我一年以后才知道的事情)。然后,我开始上一个很是骗人的吉他班。
98年5月吧,我开始知道世面上还有一种叫做“刘传吉他谱”的东西,于是买或借了一些,用那把吉他自学一些校园民谣、郑均、哪刮哪什么的。
高考之后,我要求妈妈给我买了把比较相那么回事的民谣琴。故事到这儿就离我舅舅越来越远了。

当然,我舅舅不只是玩乐器这一门手艺。
他喜欢摄影——标准文艺青年一定要对摄影有兴趣滴——家里有长筒高倍镜头。不过我对摄影设备什么的没什么了解,也就不具体说这个了。玩摄影当然要自己冲拍黑白啦,他就是如此。不知道他家里有没有暗房自己洗,反正他是有放大机自己放大相片的。我妈妈好多相片是他帮着放大的。
他家里也悬挂有好多放大的相片。比如某个大酒店灯红酒绿的夜景——那是我家还没有搬家住海边七楼时某天晚上他到我家从厨房拍的;还有一张海豚跳起顶个球的——那是他去青岛海豚馆(惭愧,将近10年了,我一直没有去过)拍的。
他还喜欢倒弄音响,10年前家里就置上CD唱机功放大音箱了。他在6楼上放音乐我们在2楼就能听见。
似乎这些设备也不是什么名品——一个老工人哪能有钱买好设备呢。大多数是他在二手市场跟人淘来或者跟人换的吧。也许,音箱什么的是他自己做的。他心灵手巧。

此外还有,我舅舅是个反叛青年,中年,也许,会成为老年。虽然他省吃俭用不穿奇装异服,不抽烟不喝酒不喝茶出门骑自行车——哪怕数九寒天,或者遥远的,满是上下坡的路程。
也许他生平最恨的人不是毛泽东,但他绝对不认为主席是什么好玩意儿;不过,我相信他最恨的什么思想一定是共产主义。其实也很好理解,一个工人,早年间被哄骗说要当主人的工人,一定最恨那些欺骗者了。
记得我小时候,他常去我家玩,聊天聊着就会聊到社会什么的(而不是高层的政治),他一定会激动的咒骂过去的当权者。
他的性格一点也不会柔和的顺从什么,拐个弯儿,让自己更好过一些。他不会这样,他就像他的头发一样,刚直的很。
他当然不会是党员。从小调皮,连红领巾都没有戴过。
他和他工友关系倒还好——也许这点我很像他吧,有零星不多的死党——但和家人关系很糟糕。尤其是几年前,姥姥去世以后,弄房产什么的,跟我妈、我姨、我二舅都吵翻了。
现在同其他这些亲戚家,也包括我家,都没有什么来往了。家务事不多说。
……

我看有必要号召大家写一个“我的文艺老头”、“我的文艺老妈”、“我的文艺老舅”、“我的文艺老家”之类的了。

原文链接:http://www.blogcn.com/user13/clarinet/blog/27980085.html

8 thoughts on “[转]文艺青年都是世袭的之朱朱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