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青年都是世袭的

去年十一,小朱去我远在河南的老家做客。闲来无事,便在屋里给他翻找当年玩过的若干器物,漫画、磁带、吉他等等不一而足。都玩过一圈,忽然想起还有个好玩的东西他一定感兴趣,于是就找出了那堆被灰尘盖满了的老唱盘。

那堆唱片,以薄膜唱片为主,间或几张正经的黑胶,大小都有,基本从我记事开始就有了。我老头儿年轻的时候跟我一样爱捣鼓,自己做过收音机门铃沙发之类的东西不算,甚至还攒过一大套立式的音响,能收音,能放LP,自己做的放大器,还有一组高中低音都有的喇叭单元,虽然是单声道的,但那个年代已经是很牛的东西了。一直到我上初中的时候,在家放点唱片听,还有邻居过来问这是什么音响,效果这么好。

我最早的一些音乐记忆,很多都来自于这个大家伙和那堆LP——现在看来很廉价的半透明薄膜唱片。像“蜗牛与黄鹂鸟”、“外婆的澎湖湾”、“迟到”、“笑比哭好”、“八十年代新一辈”这些流行金曲,像“啊,朋友再见”、“铁血丹心”、“万里长城永不倒”、“小小少年”这些影视插曲,还有口哨音乐会、相声、现代京剧等等。
其中,相当数量的是一大套蓝色封皮的“外国电子音乐欣赏”(大概如此,不甚准确)的唱盘。我小时候特别喜欢那个封面,海蓝色的底,上面几颗星星在闪烁,唱片的内容好像是早期的一些合成器小品,当时就知道那种都统称为“轻音乐”。现在想来,那些东西好听与否已经完全没印象了,反正我老头好像是挺喜欢的,要不也不至于买一堆。所以,现在我CD架上才有了那更大的一堆Depeche Mode,都是遗传惹的祸呀!
另外,还有一张《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黑胶。那张忒帅,封皮是很厚的硬纸板,里面两层不同质料的塑料套,双面密纹黑胶,可以被Bunny Bunny拿去自杀用的那种,当年也颇受我老头宠爱。不过这都是记忆,因为早在我能欣赏京剧之前,这张LP已经不幸地被我给一屁股坐成两半儿了,直到现在还时常地被老爸数落,可见当年的来之不易。 除此之外,一张黑胶是李谷一!李大姐那会儿照片真好看,唱片制作也精良的很,不过我貌似一遍都没听过。另有好几张相声的薄膜唱片,小时候特喜欢,现在洗澡的时候还常常把歌给串着唱:
“……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一个铜板就买两份报,
啷例咯啷哩咯啷哩咯啷,啷哩咯啷哩咯啷哩咯啷,
火红的太阳当头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
啷哩咯啷,啷哩咯啷,
没有吃那个没有穿,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
扯远了,再说小朱在我家,看见这些唱片也是挺兴奋,一张一张翻着看,我老头也过来了,他也很久没动过这些盘了,顺便也怀一下旧附带解一下说。
看着看着,忽然小朱问了我爸一句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这些盘都在哪儿买的?多少钱?”
“唔……”他老人家显然也回忆了一下,
“那时候买这些可费事了,市里面只有两家音像店卖唱片,每次都得排队才能买到,而且新的唱盘很快就卖完了,得没事就去看看。”
“……那时候听这个的人少,进货也不多,开店的半个月一个月去武汉一次进一批货,回来几天就卖完了。”
“……那会儿年轻,跟你们差不多,彼此之间都有消息渠道,什么时候进货去了,几号几点上新货,一般听这个的都知道,提前就去那门口等着,还得抢,好的唱片去晚了就没了”
“……发了工资就先买唱片,一般好一点的胶木的就两三块三四块,薄膜大的是一块二一张,小的是七八毛,那时候的工资这已经算是超前消费了。”
…… …… ……

我和小朱就这么听着,听得眼睛都直了,越来越惊异——太像了太像了,简直跟我们买打口是完全同样的情境,历史它总是相似的惊人!

立即,小朱就给我爸贴上了“老文艺青年”的标签。然后,在三个月后的今天,综合守望的父亲是搞胶片放大的,S.R是摄影世家,王滴老妈是一老文青,以及晓初等事实,小朱得出了一个论断:文艺青年都是世袭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显然把自己划到了圈子外头,可实际上我觉得他也一样:他老妈好像参加过合唱团,会各种合唱经典曲目,他还有个特牛的哥哥,我们还刚陶醉在Iggy Pop的时候,人家ECM都听过了劲儿了,然后据说哥哥的老爸也是个大文青!他甚至还有个特文艺摄影放大玩乐器弄音响而且很反叛的舅舅……

瞧瞧,咱们都是世袭的!

3 thoughts on “文艺青年都是世袭的

  1. …..我不觉得自己是文艺青年
    所以也不存在是不是世袭的问题

    不过听说老广里面文艺青年似乎真的不流行

    我要说的是,我觉得腐败这个问题是世袭的
    腐败的意思…在POCO上是去外吃一顿好的,我延伸为消费

    反正从我婆婆开始就挺腐败的,虽然那时穷
    然后到了我妈,赚到一点钱也接着腐败
    我呢..没赚到钱就开始腐败了
    更不要说我那5岁的表弟

    总之那小子现在比我还腐败了!N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