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文艺青年都是世袭的之朱朱他哥篇

反正这话匣子已经开了索性就接着写,不就是世袭的文艺青年么。看咱写的多么的生活化啊。
认识我的人总会听到我说起“我哥”这个人的,其实他跟我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我跟他以前是邻居,楼上楼下。他大我两岁,小名叫珺珺,我小时候管他叫珺珺哥,现在叫“我哥”。但也只是当着别人面,当他面现在我直接叫他大名了,不再当面喊他哥哥了,虽然我一直把他当我哥哥待。
似乎是小学4年级某天,跟我妈聊天,忽然她说起珺珺家搬走之类的,一下子我就眼泪汪汪的了。我可受不了从小一起玩闹的好伙伴再也见不到——那时似乎还没有家庭电话这个概念,如果一个邻居小伙伴搬走可能就是生离死别啦~
不过还好,他家是在我初三时搬走的,那时他和我也一个学校了。即使新家还没有安电话学校里也能见到的。世界随着孩子的长大而变小。
他家里足够的文艺;或者说,不是文艺,而是邪门;哦,也不是邪门,对我来说简直是博物馆和图书馆了。当然,这一切来自于他爹我喊做尹叔叔的男人。
咱们来一点点列举他家里的古怪东西。
第一个文艺的东西自然是黑胶唱机了,一台连有一个卡座的唱机。不过现在唱机坏,似乎是唱臂坏了。我哥没钱玩胶木,青岛的打口店也不像付雄,还进胶木货,所以唱机在他家就废在那里了。
不过卡座在几年前还是很管用的。每次去他家我总要从他的打口带里挑一盘扔机器里。
“磁 带”这个物品的含义对我来说也正是从他家开始。似乎是我5岁的时候,我记忆中第一次被音乐激动了,那是他家的《西游记》电视歌曲磁带(算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么?)。不要小看那磁带,里面包括一些《西游记》电视剧的未选用歌曲呢,还有些只 在后来的一台关于《西游记》的晚会上唱过的歌。
那时我最喜欢的一首是大闹天宫时的一段,电声乐队,合成器,架子鼓,电鼓的,嘿。
然后就是 小人书。他家里有一橱子的小人书,全套的《三国》《水浒》《说岳》,好多个版本的《西游记》,零星的《丁丁历险记》,还有些别的小人书,多是成套散放在橱 里。我总是挑着捡着折腾一下午,随着光斜影移到最后看不见书脊上的字,我挑出某个成套的小人书,然后借到楼上去看。现在想来,这也许是我最早的文学启蒙 ——之一了。
有点说远了,还是说尹叔叔。

尹叔叔当年绝对的文艺青年范儿,头发够厚够长留到脖子梗处,眼镜,瘦,烟鬼(不过我哥一 根烟不抽)。最标准的两个造型是:在黑暗的走廊里,一个红色的烟头时明时暗;烟头扔下后,啪啦啪啦啪啦啪啦,迅速的冲下楼梯。这真让我嫉妒,要知道,我小 学时我爸爸就发福,下楼速度缓慢,上车有红领巾让座并称呼“爷爷”——虽然我爸现在同15年前没有一点变化,依然没有一根白头发。
小时候我有时跟同学吹说:我邻居尹叔叔可酷了。

尹叔叔是绝对的玩主,特别能玩,而且玩的很专业。下面分批次描述他玩过的东西。
玩酒。这很是个神奇玩法。他并不喝酒,但我印象中他家里有一堆高档白酒,现在想来,不知道是没开封的还是空瓶子,回头问问我哥去。不时的,他还把酒拿出来“排座次”。放正中间的自然是茅台了,然后从中间到两边按档次从高到低排下去。只是,我不记得剩下的是什么只记得茅台。
然后,就是养活的东西了。
6岁某日,我去他家耍,我哥跟我说,他爸爸养热带鱼了,然后带我去看。一个不大的鱼缸,里面都是几厘米长的小型鱼,现在看来都是些俗的。我印象最深的一种叫红绿灯,甚是好看。
此 后,尹叔叔就开始养热带鱼上瘾了。先是买了一个大缸,一米长的那种,养一缸子;后来不过瘾,在家自己买玻璃做鱼缸。要说他做的鱼缸那真了不得,一米多长的 双层缸(就是俩更大些的一米缸叠在一起),上面一层是小型鱼,下面一层是大型鱼。鱼缸内水草怪石壁纸日光灯加热器加氧泵循环水系统自然是必不可少。去他家 简直就是去水族馆——因为他家很小,只有一间16平方米的卧室,三个人连同热带鱼都挤在那里面,所以他家迟早要搬家的。以前买的那个一米鱼缸也不闲着,养 了一缸金鱼,人手大小鼓眼泡那种。后来似乎是我3年级的时候,青岛市场上刚开始有卖巴西龟的(学名为美国红耳龟),拇指长的80元一对,他买了一对,连带 着还有一对蝾螈(市场上卖方讲话是娃娃鱼)。他为这4个小玩意专门弄了一个小鱼缸,缸内带玻璃小楼梯,甚是有趣。
不知道文艺青年是不是都是这个德行,为特别喜欢的东西无比的败家。尹叔叔家每月电费为全楼之首——伺候热带鱼伺候的。所以后来他看到儿子每回放假背回一堆打口带打口碟DVD也没有特别的干涉。
现 在我还能说出一些大热带鱼的名字,东洋刀什么的,很是奇怪的名字。当然,我哥能说出来的自然是更多了。不过,事实上是那缸小鱼更珍贵,这就是外行玩热闹内 行玩门道的意思。有回尹叔叔出差去北京,买回一堆热带鱼回来(有点像出差去广州买一堆CD回来哦),天知道他怎么拿回来的。也许就是路途颠簸的原因,每天 都会死一条。我哥总是会很兴奋的对他爸说:“爸,XX(某种热带鱼的名字)又死了一条!”
不过,虽说小鱼珍贵,但最让人喜爱把玩的还是那个大家 伙:银龙。90年代初的时候还没有什么血龙之类的诡异玩意,品相好的银龙就是热带鱼至尊了。那时尹叔叔在下层的大鱼缸里养了一对银龙。也不知道究竟养了多 少年,死了一条。尹叔叔非常伤心,把尸体放在冰箱里保存了很长时间,以后样热带鱼的兴趣就越来越淡了,双层缸后来也从家里撤走了,他开始玩养金鱼。
97年1月,他们家搬家。我家是6月搬的。当然,没有搬到同一个小区。
搬家后他家就大多了,客厅里一个普通的大鱼缸,有一阵是4条银龙,有一阵是一缸金鱼,后来完全闲置。
搬家后从有鱼养到鱼缸闲置,尹叔叔家的变化是:
先是迷恋养仙人球。卧室窗台上放了一溜仙人球,都很小,都在三棱箭上嫁接,或黄或白或红,20来盆各不相同。
然后喜欢上养狗。某年假期——00年或者01年——去他家玩,发现多了一条小博美。种不是很纯,长的有点大,但毛色体态都是正货。小狗名叫丁丁,算是家里的第4个成员。他们家三口都常抱着丁丁说话。
不过丁丁不亲近生人。我每次去他家动作稍大它就会狂叫。然后,阿姨就会把它放进洗衣机里,立刻就老实了。
02年的某个假期,上午,我在他家玩。接近中午的时候尹叔叔回家,兴奋的说:
“上午在南山市场(青岛著名花鸟市场)看到一只鹩哥,会说‘您好’和‘恭喜发财’,才800块钱。”
言下之意颇为想买。
然后给我们解释:
“一般鹩哥的价儿啊,一只1000。会说一句话,加1000。又会说一句,再加1000。这只才800,便宜啊便宜。”
这时,在做饭的阿姨说:
“你把800块钱给我,你让我跟谁说‘您好’我就跟谁说‘您好’。”
然后我们几个孩子都笑翻了。
下午饭后,尹叔叔出门了。4点多回来了,拎了一个鸟笼子。
“不错不错,800块钱还让他送了我一笼子。”愈发得意了。
此后,他家里就多了一些教八哥鹩哥学话的磁带。我哥则考虑整天放点john coltrane什么的教它吹自由爵士。他们管那只鸟叫“黑黑”,鹩哥都是黑色的么。
不过什么也没有学成,而且,回家后才发现,这鸟其实还会说些别的,比如一句我们谁也听不出是什么的青岛话,似乎是花鸟市场上讨价还价的;还会高声大叫一阵汽车喇叭声:嘎嘎嘎——嘎嘎。先三声后两声。
后来,尹叔叔又买了一只八哥。两只鸟好象都叫黑黑,可以对唱。
丁丁不喜欢黑黑。黑黑一叫丁丁就烦,冲着鸟狂吼。然后,他们家里就有:鸟叫、狗叫、前卫爵士的杀猪叫。

现在说的都是有趣的事?我总是这样的,把一个其实很悲伤的事情说的喜气洋洋。
02年6月,尹叔叔被查出有肺癌,最早期的肺癌,多年的烟龄所导致的。然后迅速治疗,放疗化疗什么的。两年之后就治好了。
但是这期间,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也有些发胖了。虽然他不会对我有什么恶言但是我非常怕他,去他家时就特别害怕尹叔叔在家。所以我总约我哥出去逛街。
04年12月12日,我哥短信我说尹叔叔去世了,突然之间的心脏病,根本没有来得及抢救。他跟我说那天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打电话给妈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妈妈一直说,尹叔叔是我最崇拜的人(哦,之一)。确实如此。

原文链接:http://www.blogcn.com/User13/clarinet/blog/2798407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