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怒行云南记 之四

去德钦的那天是个好天气,我们三人跟另外两个小姑娘拼了一辆越野前往。司机藏族人,叫阿茸,人挺不错(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比较不愉快,这个司机师傅就能得到更多加分了,后文详述),不像之前租的几辆车的司机,非刁即木。一路上跟我们聊这里的风景,聊当地的风土人情,聊他做司机的经历,聊往日乘客留下的记忆,甚至谈到了他的私生活。问他结婚没有,他犹豫了一下,说算是结过吧,我们诧异的追问,他腼腆的笑了笑说这里有兄弟两个娶一个媳妇的风俗……他在保定当过兵,转业回家以后开大货、跑短途,一年回家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月,其实结婚跟没结婚差别也不大,整天在外面跑,跟形形色色的人往来,心里日渐宽阔,比土生土长的藏民要更汉化的多。见他的车里插着活佛的相片,我们就跟他聊到一些藏传佛教的习俗典故之类,他说自己其实对很多藏教里的历史、规矩也不大懂,说不出来个一二三,但是例如像转山、烧香、供奉佛像这样习惯打小就已经养成了,这么多年过来也就成了传统。我跟大刚感叹,现代化的过程就是汉化的过程呀,虽是无情却也难以改变。
从中甸到德钦的一路上要经过纳帕海、月亮湾、奔子栏、东竹林寺、白马雪山垭口等,我们便也走走停停,在下午3点前赶到了飞来寺。途中还另有奇遇,这里卖个关子,留待大刚解说。
这才是货真价实的纳帕海
谷底便是我们的去路
不如叫做欧米伽湾
来路
去路
白马雪山


这云团后便是卡瓦格博
在飞来寺,我们住到了有名的“守望6740”,一个很驴友的客栈。其实我一直都挺瞧不上很多号称驴友的家伙的,打着自然环保的旗号到处游荡,拼装备拼器材,把一些并不复杂的事情装饰上崇高的意义,强势的掌控任何关于旅游的话语权,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曾经在野外的帐篷里待过两夜……不过我向来也是一个仇富份子,以上种种的深层次恐是酸葡萄心理也说不定。说这些,是因为在飞来寺的那天夜晚,我躺在床上,想起第二天我就要像一个驴友一样徒步几小时进山,便莫名的惆怅起来。

继续阅读《孟秋怒行云南记》: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之七之八。另有清晰图片记录在我的相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