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怒行云南记 之六

早上起来,雨停了。吃了碗鸡蛋面,出发!冰湖!
按照内转经的习俗,应该是顺转才对,也就是说应该先从德钦经飞来寺到永宗村,走尼农至雨崩,先去神瀑,然后经那宗拉垭口到温泉,接着去明永冰川、太子庙,最后到达莲花寺。而我们则就没有顾及顺转逆转了,按照体力的分配原则先难后易,先冰湖后神瀑,而尼农因为雨季着实危险(六月刚有一位以色列人落入雨崩河,至今未找到),加之为游游的体力考虑,就没有列入计划。
前日大刚在客栈里碰上的香港旅友阿培把一杆登山杖留给了他,他又发给游游用,我则继续用前一天路上拾的粗树棍。幸好有此准备,我们这一天才有惊无险的度过。
这天的行程是整个旅程里最辛苦漫长的,基本全程都在原始森林里面走。去的时候偶遇一位在常驻大本营的藏族向导阿称,他对我们照顾有加,一路领着我们专辟捷径,到达大本营居然只用了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要知道前一天另外一帮广东的朋友往返冰湖足用了11个小时还多!之前看过不少游记都是秋冬季来的雨崩,那时主要的敌人是冰雪,而眼下的雨季最头疼的就是泥水,基本上就是在泥浆里跋涉。我的廉价登山鞋不幸的半路就进了水,到达大本营时俨然已经看不出本色了。出发时也有失误,尽管已经把不用的东西清理了一遍,可身上的背包居然还有十几斤重,接近垭口的后半程,不得不让大刚同学辛苦了代劳了一段。
上雨崩村到海拔3500的笑农大本营约12公里,大本营到海拔3800的冰湖约4公里,一路的景色最为迷人,简直目不暇给,被各种原始植物所包围。参天的冷杉遮天蔽日,树梢上还挂满一种絮状的寄生植物,各种不知名的菌类植物遍布左右,丛生的灌木中还不时能找到不知名的野果野草莓。到了大本营之后,迎面的是一片开阔的高山草甸,从冰湖留下的清溪穿行其中,远眺冰川甚为心旷神怡。
到达冰湖的时候,天已经很阴沉了,那个沉静的深绿色水面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还真没有觉得怎样,直到沿山势一直走下去到湖边,再仰望山上巨大的冰川和身旁延绵的峰顶的时候,才一下子有些被震撼的感觉。可惜仍是季节不对,我能够想象若有一片瓦蓝瓦蓝的天空衬底,而不是像此时的阴云密布,这里会是怎样的一种盛境。
据说这里冬天的雪崩是非常频发且壮阔的,即使是我们待了没多久,也目睹了两次小规模雪崩的发生。
临走前,我们在湖边也堆了一个玛尼堆,并捡了一块石头作为纪念。但据说其实藏民是甚少来这里的,因为冰湖是卡瓦格博的圣地。一路上的玛尼堆也多是游客所堆。但无论如何,我们在这里留下了祈祷和祝愿,为身边的生者与死者。





冰湖
冰湖下的玛尼堆












回去的路走到一半就开始下雨,我们穿上雨衣在大路小路间匆忙钻行,大刚还不慎拉伤了膝盖韧带。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我们迷了路,在走岔了两次之后依靠手杖上的指南针大概辨明方向才走了出来。全程整九小时。
进村的时候,在村口的一小片积水中忽然看到两只白色鸭子在惬意的游泳,那情景很是诡异。不知道水面下他们的蹼是在游呀还是在走。
回客栈以后我们收拾了一下东西,开始往下雨崩搬,原本打算去神瀑客栈,可是怕辛辛苦苦走过去却碰上没房,于是决定还是住在第一天来便看过的飘飘客栈。到了飘飘一问,居然有热水澡可以洗,而且上厕所也方便很多,简直高兴坏了,立即轮流冲了热水澡,又点下一桌热饭菜吃上,一天来的疲惫一扫而光。夜里,我们在厨房围火而坐,把路上湿了的鞋子衣服烤干,扯些不着四六的话题,跟客栈老板吹牛打屁,过了一个异常温馨的夜晚。游游还试着在黑乎乎甚为可疑的灶台上烤了一个土豆,居然也博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继续阅读《孟秋怒行云南记》: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

2 thoughts on “孟秋怒行云南记 之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