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怒行云南记 之七

神瀑传说是卡瓦格博从天上取的圣水,所以藏胞们朝圣的路上一定要来到神瀑沐浴,以洗刷罪恶。百年来无数的藏民前往朝拜,所以从雨崩前往神瀑的路相当的好走。倒是从飘飘客栈往下雨崩走的一路上因为雨水的缘故泥泞难行,让膝伤严重的大刚决定雇一头骡子。
前一天的大雨,让这天的山谷雾气弥漫,我们四人两骡在潮湿的山间穿行,步履轻快,甚为舒适。这一路上的景色与前一天又有不同,山涧几乎是一直伴着小路蜿蜒而上,前半段路程的山路坡度不大,林木的茂密程度也不如冰湖段,而后半程则明显陡起来,骡子已经无法上行,只能徒步。后半程的路边难以见到粗大的乔木,以灌木和草本植物为主,地面也是石头块堆积而成,大概在不久之前,这里还是冰川的天下。
离神瀑尚有几百米距离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感觉到空气来潮湿的飞沫了,从一片挂满了经幡的小树林中穿过,扑面而来的就是两条巨高无比的瀑布,从一道数百米山崖上泼下来。再走近些,简直就被铺天盖地的水雾所包围,让人湿漉漉的难以呼吸。李晶同学穿上雨衣,迅猛无比的跑到瀑布之下摆了个pose让我拍照,我就没有这么大的勇气了。
不过,抛却宗教意义不谈,神瀑的冲击力远不如冰湖,我看着水不停的落下嘴里一直在嘟囔的就是“好大呀,好大”。恩,确实很大,很大而已。
返程路上又短暂的下了会儿太阳雨,接近村子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居然看见了挺大的一片蓝天,真好,晴天真过瘾。
云雾笼罩的雨崩山谷
六字真言
黄色的那个小人就是我……
神瀑与冰盖




回到客栈的时候才四点多,太阳出来了,我们就在二楼的平台上晒着太阳坐到天黑。黄昏的时候,居然还看到了彩虹,好大的一条彩虹呀。
在雨崩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跟客栈的老板以及大管家聊了挺久。老板是个很有想法的汉族年轻人,大管家扎西是个很有想法的藏族年轻人,两个人合力经营的飘飘客栈应该是未来雨崩村里客栈的No.1!这里打个广告,“去雨崩,找扎西!” 联系方式:扎西尼玛,德钦县云岭乡西当村雨崩飘飘客栈,13988731217,0887-8411135。
飘飘客栈远眺上雨崩和将军峰
土法烤土豆
熊猫牌植物油么?
因为大刚的腿伤,我们原计划骑骡子出雨崩,谁知一觉起来,大刚居然恢复了很多,于是我们就又一路徒步走了出去。有了前三天的经历,这天的山路简直是轻飘飘踏过,不值一提。
中午时分到了西当,按照前一天电话里的约定,带我们来的阿茸师傅本应该开车在温泉等我们。可谁知,他却很爽快的放了我们一回鸽子。没办法,我们四人与另外五个一起挤进了同一辆金杯,路上还跟阿茸的另一个司机朋友发生了点口角插曲。到了飞来寺,下去俩人,我们剩下的七个则继续前往中甸。
上天没有完全抛弃我们,眼看要离开了,终于让卡瓦博格在我们面前一展真容。车子走到德钦十三塔的时候,云开雾散,阳光照耀大地,卡瓦格博大神五天里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眼前,一时间来往车辆全都停下来,各式长枪短炮纷纷走出车厢,瞄准大神就开始喀嚓,全然不顾彼时严重的逆光。
明永冰川
卡瓦格博
卡瓦格博
卡瓦格博

结果这一拍照,耽搁了行程,车到中甸的时候已经夜里11点。8点之后天就开始黑下来,在这穿山越岭依峭壁而建的山路走三个小时夜路还是人生的第一次,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直到远远的看到中甸机场的灯光在山峰间出现的时候才大喘了一口气。也就是那会儿,我决定回到丽江之后的两天,不再按原计划去泸沽湖了,因为那同样要把一大半的时间无谓的花费在路上,我深深的觉得,这趟已经玩够了看够了,需要的就是几天闲散而无目的的生活,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放松下来。
当晚,我们住在中甸的另外一家青年旅馆,一顿东北饺子+四川炒菜+青稞酒的晚饭下肚,这一夜睡的香极了。
次日,起来之后才发现,客栈院子里种的居然全是野罂粟,妖艳极了。游游说院子里这种罂粟结不出来大颗的果实,全然是当观赏植物了,而我们房间窗外邻家小院墙边的大花瓣罂粟,则是正正经经的罂粟原植物哩。
大刚和李晶一早去了趟中甸的菜市场,一人寻摸一手工打造的铜质马铃回来,也让我一顿艳羡。中午,在中甸县城无目的的绕了一圈之后,我们坐上大巴,回到了丽江,宿青年旅馆。
早就约定,回到丽江之后一定要打打牙祭吃顿好的,于是我们按图索骥找到了传说中香山市场的腊排骨火锅。遗憾的是,大啖之后,不过尔尔。
中甸青年旅馆的野罂粟
中甸青年旅馆的野罂粟
炉灶店的猫
逛
继续阅读《孟秋怒行云南记》: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之七之八。另有清晰图片记录在我的相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