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eyes pissed again

Joyside – My eyes pissed again

词曲/Joyside
制作/Monkito,Raindog
With/“Line Rider

一个有趣的Flash游戏,让我有了做MV的冲动。两个半天加无数次的尝试,有了上面的这个小玩意。远算不上完美,可做这个土鳖玩意的过程可真是酷。
大家去玩吧:入门版进阶版

*D-22是我跟朋友们都很喜欢的北京的一个酒吧。
下面的来龙去脉是Raindog写的,很详细,里面的猴子就是我。我就懒得再重复我做这土鳖玩意的过程了,真是*^$&^*&()……


猴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flash游戏,叫Line rider,昨天晚上玩的不亦乐乎。
其实就是划几条线,看那个骑独轮车的小丑在线上飞快的颠达,符合各种高中物理力学定律。也许会经过种种惊险后,小丑啪的一下从车上摔出去,人车分离。
猴子说,把这个游戏发到哪里呢?我说,joyside年轻帮啊!
joyside年轻帮的豆瓣小组里总有一些奇妙的小游戏,让人感觉怪温暖的。

很多年以前猴子看过很多次joyside,只是最近似乎再也没有。我正和他相反,只看过最新阵容的。
周六我还去看来着,边远刚要开口唱之时,一个姑娘在我耳边说:jim morrison啊!当时我的身子就酥了半边。
回来和猴子讲,他说:他们唱那首了么?我说,没,EP里的一首也没唱。于是我们开始听摩登发的那个EP。
听到my eyes pissed again时猴子说:我可喜欢这首了。
正巧在这时他又找到了line rider游戏,他决定用这个游戏给这首歌做一个MV。


给line rider游戏配音乐当然不是猴子的主意,在那个网站上有无数高难度的视频,看的我们直流哈喇子。
怎样让那个有些抑郁的,气质腼腆的小人做一堆高难度动作,还能特别巧妙的配上joyside的歌呢?我们研究了好久,但是这些技术问题实在是难以仔细叙述。
所以,我决定在这里省去一万字。
但我还是写几句核心概念吧。第一,要用直线,而不是手画线;第二,得用小旗不断的标定位置,最后才能做出那些特别紧张,又特别巧妙最后化险为夷的场景。
还有第三的话,那就是,要配合音乐。
猴子为了配合音乐,在网上狂找my eyes pissed again这歌,却只找到了歌词翻译,翻的特有诗意,跟jim morrison似的。
于是他只得自己压了一遍CD,把已经拆下来的笔记本光驱又安了回去。


做了一晚上,全失败了,猴子决定去睡觉。当然,他总结了一个更重要的教训:
有时音乐的节奏也许不用一个拍子一个拍子去配合的,因为当你完成最后的结果再来配合音乐时,那会发现一些独特的、突如其来的美。
下午,我在看DVD,猴子闲的蛋疼又开始画线玩,画了一个很长的场景,非常之惊险。
我说,就它了,my eyes pissed again,配上它。
于是猴子继续做……


大体上做好了,再给它画点什么装饰的吧!
于是,别着耳机听joyside的歌蹬着脚踏车的小丑从D22出发,最后摔在了D22门口。
还要再加点什么?是歌词么?
歌词不能再写了,只写了几句。这个FLASH巨占内存,无限的卡。700多M的内存都不顶用。
最后终于……一边放着FLASH,一边大声的放着CD,一边用数码相机拍下来。尝试了N次,因为那个小家伙总是在一些需要跑的特别快的生活慢下来,一卡一卡的。


猴子说他也许一个星期不听这歌了,有点听恶心了。我倒不觉得,我越发觉得这歌儿好听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