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wie香港演唱会

决定去香港看Bowie的演唱会,前后不过五分钟的功夫;在这里试图用文字回忆演唱会的现场,却几乎花去整整一个月。

比票上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入场,却发现场地甚为空旷,倒是音响里放着的Iggy Pop很是让人振奋,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人员刻意的安排——让Bowie更有状态?在自己的位子坐下,舞台在离自己大概70米的地方遥遥相对,乐器早已摆放就位,四棵倒掉着的银白色树枝是唯一的装饰。整理好随身的大包,把准备录音用的MD换了电池插上MIC放进了口袋,开始静静等待演出的开始。

21点整,灯灭,吉他声响起,舞台上的巨大卡通投影Bowie在吹响口琴。背上包踢开凳子我就跟着人群开始往前冲,直到被人流阻隔再也无法靠近的时候,《Rebel Rebel》的前奏响起。

这次的全球巡演,《Rebel Rebel》总是会作为开篇轰轰奏响,想必几万人同声高唱“rebelrebel(反叛,反叛)”的场景会让Bowie爽快非常。眼下他正一身黑衣,以57岁的高龄握着麦克不吝体力的唱足功夫。从《Rebel Rebel》到《Hang On To Yourself》再到新歌《New Killer Star》,Bowie一口气没停的唱下来,还常常从舞台的一边冲到另一边,再夹杂几个单膝跪地的高难动作。而身前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外大婶,也一刻不停的跟着晃头摆臀,大声跟唱,高潮与曲毕时的尖叫更是丝毫不拉,当真是铁杆歌迷。而随着《All The Young Dudes》的前奏一响,全场的手臂都跟着挥舞起来,尖叫与口哨齐飞,我就一个劲儿的开始抹眼泪儿了。接下来的《China Girl》则是成了不折不扣的卡拉OK,几万人的拍掌声和涌动的人潮把整个场馆变成了朝拜的圣地。

唱毕《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Bowie大概心情大好,侃侃谈起某次一个年轻的Nirvana歌迷在音乐节上夸他把Nirvana的这首歌翻唱的很好(!),他则十分严肃的回答说“嗯,那首歌是我写的,……连同《Smells Like Teen Spirit》也是我的作品……”

大概是因为香港是David Bowie东亚之行的最后一站,他一点都没有吝惜曲目,除了《Under Pressure》,《Hallo Spaceboy》,《Fashion》,《“Heroes”》等这种每场必唱的大作,一些不太轻易听到的歌也都出现在了香港会展中心的场馆里,像《Sound And Vision》、《White Light, White Heat》甚至还有《Five Years》。虽然可能很难从这个饕餮般的盛宴再找到更多的感动,但我知道,那就是现在的Bowie想要给你的,如同翻唱《White Light, White Heat》时的那份明亮。

在用一个沉稳的调子唱完《“Heroes”》之后,七人乐团卸下乐器走下舞台,全场又一次进入疯狂的颠峰,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Bowie的返场,期待着一个57岁的版本的Ziggy。刚刚《“Heroes”》时全场整齐的掌声不但没有消耗反而更加有力起来,而Bowie也没有让人们失望,当他重新出现,简单的一句“Thank u very much”之后,他唱了许久没有演出过的《Let’s Dance》。虽然又是变了调子的演绎,但这个瘦白公爵20年之后的重新出现已足以告慰一切。接下来,最后的三首歌——《Five Years》、《Suffragette City》、《Ziggy Stardust》,难道你还让我用文字去描述此时的现场么?除了大声的跟唱,疯狂的蹦跳,用力的挥臂或是痛快的洒泪之外,大概没有更好的方法去融入其中了。

散场的时候,自己几近虚脱,门口的纪念品摊子仍是围的密不透风,180港币一件的短袖T shirt卖的很是火爆。那么,这是David Bowie的另一个角度。

无论如何,一场真正的“Reality Tou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