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吃

话说当日,搬家的间隙,公交车上瞅到路边有个店铺的招牌——“酸甜酷辣?番茄火锅”!
反应一:想起某年冬天在家乡一个家庭餐厅吃的地道番茄牛蹄筋火锅来了…
反应二:开始分泌唾液…
反应三:分泌的太多开始往下咽了…
反应四:口水滴到面前的小妹妹脸上了…
… …
三天后,我扛着淤青尚未消退的脑袋决定去复仇,吃TMD一顿酸酸辣辣酷酷甜甜的大番茄牛肉锅子!
叫上馋嘴阿暴,我们来到了新源里的这个店铺门口(之前还有跟阿暴误报敌情以致阿暴坐错车下错站走错路狂打电话为其指路后历经九牛二虎终于找到了地方但却被无情痛骂并被怒下狠手等等等等惨绝人寰的痛苦经历在此暂且不表…)。
单脚刚往台阶上一迈,立即觉得不对,怎么从店里传来一股木头和胶的味道,抬头一看,一把木头梯子正在门口横着,地上还一堆木屑,再往上探头看看……nnd,这次傻了,居然还在装修……nnd,你个该死的老板,开个店里头还没装修好外头的表面功夫做的倒足,大招牌亮着彻底把我给骗了……
没办法,撤吧。
往前走了走,除了一间意大利餐厅没别的吃饭的地儿,想起刚才经过了一间店叫做“海棠花平壤冷面馆”,看起来挺干净的,就决定到那里吃。
一进门,嘿,服务态度蛮好的,门口西装革履的伺应离了老远看见人来就把门开了候着。进门的一瞬,眼角瞥见玻璃上贴着张注明营业时间的字条,上面除了几个阿拉伯数字,剩下的文字好像是韩文。再进门一看,果不其然,好像就是个挺正宗的韩国馆子,大堂里除了一个“民警提示您请看管好自己的行李物品”的字帖之外就看不到一个汉字了。“嗯,”心里想:“离了学校那边韩国人扎堆儿的地方还真好久没有在正宗的韩国餐厅吃饭了,不错。”往里走,大厅里坐满了食客,看样子都吃的热火朝天,不过看到我们进来,基本所有的人都停了吃,往这里投来了奇怪的目光……我心里一寒,有点怯,这场面还真有点怪异……大致瞄了一下,大厅里好像没有位置了。往服务台走,
“楼上有位置吗?”
“……”
“嗯?里面还有桌子吗?”
“……”
“???”
“你…你们…凉郭仁?”
“……,是”,寒呀,居然服务员是真的韩国人,居然还听不大明白中文。
面前满脸笑意的服务员有点不知所措的往里指了指,于是我们上楼。
楼上PP的服务员们更多,个个都长了张十分具有传统美感的脸蛋儿,传着皮凉鞋呱嗒呱嗒的在楼道里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忙什么,居然都没有人搭理我们。
楼上没有大厅,好像都是一间间的小单间儿。沿着走廊往里直着走,终于有个服务员注意到我们,没等她先说话,我就继续问有没有两个人的位置,照例,MM又是一个愣神,然后一脸尴尬的用磕巴的普通话和手势示意我们在边上坐着先等一下。
往下一坐,看见茶几上放着本打开的杂志,印了好多照片。拿进了看——“金正日同志访问xxx”,“金正日同志与xxx在一起”,“xxx时候的金正日同志”…………等等!谁?金…金…金正日?敢情不是韩国馆子,是朝鲜馆子呀!!!合上杂志一看,两个红底白字的标题——“朝鲜”!
我彻底ft了……
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同盟国朝鲜人民在北京开的饭馆居然就这么被我误打误撞的闯进门来了。这种餐馆,放着这种杂志,一定有国家的门面的意味,说不定还是什么特务机关也未可知。
现在更容易理解服务小姐们为什么不懂中文了,而且再看面前忙碌的一张张青春的面孔,果然觉得有点大家闺秀的美女模样。估计都是从国内选美选来的,选的时候一定还要先政审,从直系上三代开始审起,不审到旁系下两代不算完;她们的父兄在朝鲜说不定已经被控制起来,以防她们叛国;她们给家里邮寄的信件包裹一定被审查数次才能到家人手中或者直接消失在巨大的国家机器的角落里;她们回去探亲的时候带着的人民币一定被家人轮流传看,口中啧啧有词“人民币,硬通货呀~~”…………
“你好,凉伟?”一个服务员来了,噗呲鞠了一躬。
“啊,两位!”我差点也噗呲一下。
PP的小姐带着我们绕着走廊到了一个小单间儿。挺小的一个隔间儿,里面一个红色的桌子,三把椅子,没了。
坐下,菜单拿来,翻看一看……我眼睛直了。
原来社会主义同盟国朝鲜人民生活水准的提高是需要我辈大力支持的,具体的体现就是一个个三位数的菜价:烧某鱼 380元;烤某贝;200元;炒某虾;280元……我偷偷抬头看了一眼馋嘴阿暴,丫正在对我怒目而视,于是我汗立即下来了… …
…………
…………
席间,还听见有卡拉OK的声音从附近包间传来,不知是否两党间交流的余兴节目。至于饭菜味道,感觉比较一般,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也可能是我没有点对菜。
回来以后,上网查了一下,好像这店是朝鲜使馆开的,那就难怪了。
是为记,纯属流水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