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迷笛音乐节

去年,又或者是前年?反正是某年的迷笛完了之后,小朱就开始给我以及身边的所有人念念叨叨肖容的那个段子。
说是脑浊上台以后,肖容先跑到中间儿一顿说:“……啊,这么多人!…啊,在这儿…吃!喝!抽!这是很危险的!迷笛音乐节是很危险的!”
小朱每次说到这里,总是笑的不行,然后大家对脑浊的印象就比以前更好了。
今天,迷笛第二天,晚上10点多的时候,跟小朱大刚转了一天回去的路上,先是小朱收到一条短信,说明后天的迷笛音乐节被临时取消,接着我也收到同样内容的线报,官方理由是扰民。我们仨边走边乐,一点都不觉得这个消息突然,因为我们都知道,肖容同学早有论断。
但最终还是没有被取消,仅仅压缩了时间,也就是说,后天我还是能去看到脑浊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