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存在

我的存在,遵循物质不灭能量守恒定律,消耗氧气、水及其他有机、无机物,分解消化,产生热量,透过皮肤散发,对全球变暖贡献力量。不可消化物质,变做粪便及尿液,(偶尔有些呕吐物),多数进入城市排污系统,增加了城市生活污水的处理负担;少数在野外天然蒸发风化,可能导致部分人群对人类道德趋向产生悲观预测,并往往导致野花野草分外茂盛,从而为这个城市的绿化做出贡献。

我的存在,加速了部分物质的老化以及灭亡。前者属耐用品,如柜桌床几、电子元件、衣装鞋帽、书本CD,盆钵罐盂乃至砖墙瓦地。这些东西或失去光泽,或天缝加纹,或异味十足,或泥尘附垢,如果不幸我没有忝列名人大腕之流,这些东西自然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身价日低,逃不过被遗弃的那一天;而后者则是一些一次性用品或者被不小心使用的“耐用品”,如手纸、笔芯、牙签、香烟、保险套、火机油、不可冲电池、一次性筷子、或者还能算上电、煤气等。这类东西用过就扔,要么无形无踪,要么进垃圾堆的伺候,从此再与我无关。而对这两两类物品的需求,刺激了市场供求关系,使我的财富以各种形式进入别人的腰包,起到了促进世界大同的作用。

我的存在,制造些不知所谓的文字,供人消遣、伤感、增知、凭吊,费了几多墨水,引来痴男怨女们的叹息自怜或者变态bter们的嘻笑怒骂,总体说来起到了娱乐大众,消磨生命的催化剂。

我的存在,凭空产生无边的幻想,它们以脑电波的形式生法积累。若以伏计,恐有三峡三期工程完工后的年发电量之多;若论对现世的影响,或许只在于与另某个古怪精灵的家伙四目交投的刹那,彼此心有所戚然后再擦肩而过,至于之后对方体内某种腺体是否如我一般有加速分泌奔流不止的状况尚不得而知。
我的存在。编写大堆有用无用的二进制代码,提供给人素材构建系统、编造圈套、拉制幌子去骗取钱财,至于有人因此蒙受损失心情不悦精神伤害人生不幸实非我愿;而另些人借此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官运亨通左右逢源则更不在我的控制之中。

我的存在,擅长提供场地、物品、资讯及虚拟空间供人玩耍发泄,如同各位来此的目的。

我的存在,让大家茶余饭后可以想念可以谈论可以眼红可以鄙视可以咬牙切齿可以寸断肝肠可以怒其不争可以哀其不幸可以数作榜样可以顶礼膜拜可以无可奈何花落去可以淡泊如尘毋思量可以视作肝胆两相抵可以当面输心背面笑……

我的存在,还有其他意义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