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木子美开始

从木子美开始,我开始浏览中文blog信息.

曾经,也把自己归到文学青年那个圈圈里,虽然后来跑着跑着跑摇滚青年堆里去了,可一直以为写点东西是很恣意的事情,可以享受到很多平日简单的生活里无法感受的欣喜/幽默/伤悲.
那个时候没有网络,写字的工具是一张张不是很白的白纸和绿色的铅笔.去年回家的时候,翻开抽屉里那一堆堆开始泛黄的纸,上面的字迹已经开始模糊了.后来上了网,最早的时候,98年底吧,上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就去赢海威的大中国摇滚论坛和那时还十分兴旺的高地论坛看人骂架.今天北京朋克骂南方农民”你丫整个一大傻逼”,明天南方音乐家就回复说”拯救中国摇滚的唯一出路就是打破建构在腐朽的封建体制之上的皇城摇滚中心论”.(当然后来北京朋克们也都开始学会绕着圈子骂人而南方音乐家们也纷纷进驻京城并开始用”丫”来彼此称呼.)

当然,不时的也能看到不少好的文章和碟评,往往心有戚戚焉之后想留下三言两语,可面对洁白的键盘我却一个字都想不出来该怎么表达,最后的结果无非是我在5元一小时的网费压力下匆匆浏览些自己感兴趣的文章然后就撤去网吧对面的游戏厅切侍魂去.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一在电脑前面打字自己所有的感觉就跑的远远的,看看自己写在纸上的东西和敲在键盘上的东西,那简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或许前者更可以深思熟虑一些而后者更容易流于形式上套路和思维的惯性,一个很明显的例证就是敲上去的文字往往关联复句用的特别多.还有就是,高中时候的我空前小资,为了显示自己的深度,诸如”写的好”,”同感”之类”肤浅”的文字是永远不会在我的回帖里看到的.

我想想看,从木子美开始我到底想说些什么东西.
哦,后来我也跑到北京,同时也不得不每天都泡在屏幕前面.这两件事情直接导致的后果是每次和家乡的朋友聊天总是要小心不要把’丫”带出来以及开始变的不会写字.于是我开始做网站了,风格是理所当然的简约.曾经的论坛上有朋友来贴自己的文字,那些文字比我敲的要好看的多并且都是那么那么的长,每次看到又有人发了新的文章上去,我都十分虔诚的拜读三遍并在第三遍读到最后一部分时痛心疾首的怀疑自己的智商.因此,坛子上帖子最密集的时候我手边最常看的书是<脑筋急转弯>…:< 最终,随着<脑筋急转弯>的彻底解体而我还是无法在面对屏幕的时候文思泉涌,这个坛子被我关掉了. 事实证明,无数我觊觎许久而又无法得到的东西,最后的下场多数不祥.

现在,我的生活基本在围绕着两张脸进行,一大一小.小的是办公室里的Philips 105B,大的是家里的优派E70,尽管后者还是个纯平的,可对于我这样一个曾经以笔为剑的文学青年来说,面对一个无话可说的老婆已经无法忍受,何况搭波尔.
如果你足够细心,你会发现当我开始浏览中文blog信息之后,各大书店开始引进新版的<脑筋急转弯>.

3 thoughts on “从木子美开始

  1. 哈哈….

    虽然我是整个一老广,但是我还是喜欢【丫】这个说法。好玩

    敲键盘嘛?我实在太习惯了。昨天偶然拿支笔填个表格,忽然就觉得很陌生。我有多长时间没有用笔写字了哩?无法想象。因为高一暑假那一年的作文作业开始我就是打印交的。在当时还属少见。不过用键盘打字最讨厌的地方在于实在太容易且速度太快了,几乎能追上我的说话速度。所以废话就太多了。
    反而用笔写字的时候我的话语比较简洁动听。

    最近经常留意别人的blog写东西的风格,用词的风格。然后发现我自己的风格就是太没风格了。着实郁闷了一下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