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爱国未遂梦

奥运火炬已经传到鸟巢里面了,火炬手一路往终点跑,身后是黄沙滚滚。
忽然蹿出一黄脸汉,从尘烟里杀将出来,穿一雪山狮子旗T恤,手里也持一火炬,眼看就要右侧并道超车。
我在终点看着,那叫一个急,想大喊提醒那火炬手注意别被超了,可是嗓子眼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个焦虑的梦就这样结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