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我算的上严格意义的票贩子吗?

如果有人把我划为票贩子那一类,我会在心底里生起一股自豪感,在国人下层人眼中的票贩子是和火车站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是第一种票贩子;在铁警打击范围内的那种排长队先投入风险买到票然后倒卖的,这是第二种票贩子。
我承包了一家三星级宾馆的商务中心,主要业务为入住旅客及这家宾馆的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的出行提供方便,也就是做飞机车船票的代购服务。飞机票我自己购买了电脑,针式打字机,联通了民航公网可以实时查询航班自行出飞机票,因为要靠票来吃饭,所以真心感谢中国的航空事业。而火车票是最让人头痛的,我拿不到火车票的代理证(后来了解到一个本市有代理证的点根本就打不出别人想要的票,只能打出垃圾票),所以只能和火车站领导和计划室搞好关系,因此我对火车票这行了解很多真实的内幕。先说一些刚刚发生的几个实例。
春运前,学校因为考虑到春运学生回家难所以把假期和春运错开,某学校学生处主任按车站的要求早早的就把学生票计划报到了车站计划室,可到头来,他没在计划室拿到一张票,计划室负责人如救世主一般告诉他:你到市内唯一的一家代售点去买票。学生主任到了代售点,每张坐票出了五元的代售费(不知道如何称呼这五元的学名下面暂称为代售费吧,国家称为送票代订费,我不敢苟同)也只拿到了80%的票。这个学校还是和站里比较熟的。
再说说另一家和站里没关系的,这个学校没有能力为学生跑票,可怜的这些学生在考试前第三天的晚上在刺骨的寒风中苦苦的排了一个通宵的队,终于排到了,然后窗口扔出一句冷冰冰的话,哪一天的票都没有了。我当时就在场,我也是从学生过来的,看得出他们的失望和泪水正在往肚里咽,我的眼睛却有点发涉。终于这些学生辗转找到了我(事后得知是亲戚介绍的),我并不为生意上门而高兴,反而很担忧,我这里是明码标价,每张卧票收跑腿费20元(在车站计划室交10元),每张坐票收跑腿费10元(车站计划室收5元)。但是就是这样也是违反国家法规的,国家规定,每张票只能加收五元,大家看到这里不要去讨论车站为什么还要收10元这样傻傻的问题。就是国家这个五元的规定都让人费解,这五元纯粹为车站倒票提供了合法的依据。而铁路部门是不会打击车站的,但是他们会打击我们这样的代购点,虽然我在寒冷的冬天顶着风雪去车站碰到这个站领导送一个有雪花的笑脸,遇到那个穿制服的哈个腰。就算你多收一毛钱也是票贩子啊。
我怕这些学生给我带来麻烦,在我得到他们的口头承诺及学校专业,姓名后,当我答应帮他们买到票后,他们先重复了我的交代,我模拟了铁警在场的外景:”你们火车票在哪买的?”火车站””你们的火车票手续费是多少””五元”。因为有亲戚的担保又有这样的细心交代我按每张票收取了10元的代购费,然后他们又叫了很多同学来,我告诉先前的那位同学,由他来统一收学生证,只认他本人,免得不必要的麻烦。学生属于弱势群体,不出新闻的时候没人来关注他们,一旦有了点瓜子大点的事儿,”欺负”学生的人就成了罪人。说实话,我不太愿意做学生票,赚他们的钱总觉得有人在点背骨,真的是看他们在寒风中守候一整夜换来一场空真可怜啊。
我所在的这家宾馆其上级主管部门管辖着本市区三分之一的人口,各位老大你说我没生意做吗?我在任何时候不涨价,在我这里没有春运,没有五一节。因为我要在这三分之一人口(市区人口三十万)中得到信誉。在来年不会让上级清理我出场。尽管在年底,我对火车站方面的投入要花掉我整个春运期间的收入(不光有计划室,票务室,还有铁警)。但是,我平时就可以帮客人跑腿买那些不紧张的票了。我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地维持着我的票务生涯。
为什么要用国人下层这样的字样?试问君,火车占90%的客流是哪些人等?我在商务中心做票务几年,副处级以上干部坐火车出行占整个出行比率的0.1%,就是说副处级以上干部出差1000次,可能有一次是坐的火车。副科级以上干部出门1000次,可能有两次要坐火车。到底是哪些人坐火车呢?我们按车票的等级来看,卧票,80%是领导干部的家属亲戚,企业业务人员,一般工作人员。坐票100%是学生及买不到卧票的打工者。站票就是农民工。国家收代售费收的谁呀?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那些不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的下等人。春运涨价涨到谁了?一边在涨价暗地里杀弱势群休一刀,一边又在高喊着搞好春运服务啦,提供便民措施啦。好象最近有个教授级的在到处叫喊他的春运理论,我先不说你的理论有多荒谬,我只问你一句你当教授后你坐过火车吗?你到窗口买过票吗?用国骂在胸口BS你一直到春运结束。
不应该迁怒于国家,其实国家为了平衡人民和铁路之间的利益已经想尽了办法,再来点内情告诉大家吧,每个火车站都有一个售票软件,就个软件就是坑害大家的根源,是罪魁祸首。是火车站用以谋取利益的根本。我只点几项内容,软件的主要内容有禁售,站长票,计划票,窗口票,管内计划票,我打个简单的比喻来说明这些票。比如按铁路局计划规定888次列车今天在本站的软卧票为10张,硬卧票为100张,坐票为1000张,站票为2000张。先让这软件(操作人就是站里的最得罪不起的人计划室主任)过滤一遍,划出三张软卧,五十张硬卧,二百张坐票为禁售票;划出二张软卧,二十张硬卧,为站长票;划出五张软卧三十张硬卧,五百张坐票为计划票;划出300张坐票给代售点。所以各种现象的发生就不奇怪了。所以不管预售期是多少天都和我们无关,记得有一次我要五张硬卧票从预售期的每一天起就开始找计划室拿票就没要到,我一直关注,到火车临开车前两个小时才在窗口买到票,在窗口我看到本车次硬卧票还有三十张,因为我知道内幕所以我给客人打了保票绝对会有票,车站把票留着,一直留到开车前两个小时没人来求他们了,票就放到网上了,他们宁愿造成票紧张坐位空着也不会早一天把票放到网上来,而这时候要出门的连收拾行李的时间都没有了。所以我们在代售点只能买到还要出五元代售费的硬卧的上铺,无座票,坐票这样的业内人士称之为垃圾票的票种。那些为人民大众所痛恨的票贩子的票从哪来的?就不用我我说了吧。
希望我这文章出来以后,各位喜欢写车站方面报道的记者们自责,你们也有你们的难处,你们也知道内情,可是你们从来只会写些不疼不痒的车站报道,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能拿票方便。我常常在想这样的问题,火车票的销售为什么就不能做成飞机票那样?在本市和我一样做票的有10家,以前销售飞机票我们还收20元送票费,由于飞机票订期长,谁先订谁就折扣多,并且取得飞机票网上销售资格很容易,好多年我们不但不敢收手续费,还要去做旅客的公关。火车票你按企业的经营模式象航空公司那样来运作。自己挣钱来养活自己,而不是靠花纳税人的钱来给自己发工资然后在下等人面前耀武扬威。如果你象航空公司那样来运作,你就知道了,你不是在给国家搞运输,也不是在给弱势群体搞运输,而是在养活自己,也就不用每年涎着个脸在那里大叫我们又运送了多少客人,又打击了多少票贩。旅客才是你的衣食父母。铁道部低下你们那军工事业单位高昂的头多问问民航总局这是为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