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

出门之前看了一下电表,“剩余电量1”。于是当我晚饭归来爬上六层打开门,家里没电了。
出门之前看一下电表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动作,可这个动作并不是为了确认电卡里的剩余电量以保证在需要的时候不至于没电可用。实际上,我更想看的是那个古怪的电表计数器还能显示出多少种奇怪的字符。那么,现在我知道了。这个东西唯一能够正常显示的刻度便是“1”,除此之外,它总是会拿一些可笑的把戏来欺骗我的眼睛。
比如,它只会显示一位数字。不管你充了多少电进去,它能够显示的最大刻度就是“9”,“9”之前的所有显示位亘古不变的沉默;
又比如,它善于调戏你的神经。早上出门时的“3”到了晚上回家却又回复到了“7”,稍微缺乏一点唯物主义思辨意识的人们很容易由此推测这便是传说中的灵异现象;
再比如,它热爱阴谋。有长达两周的时间,恰好时我搬进来的前两周,这东西从早到晚都把唯一的一个“9”给挂到面前,从没有变过。我仔细研究了市电的入户线路以确认是否被前任房客动过手脚,之后我甚至十分不地道的暗暗推测了一把:这电表怕是个摆设吧…
除此之外,它还偶尔发一回飙,弄出个阿拉伯数字里绝找不到的字母亮出来,当然也是在这样的一次发飙之后,才让我彻底对它放弃了幻想。

六点多了,除了王府井有24小时营业的工商银行,我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给电卡充值,可王府井又着实远了一点。
寂静的六层小屋开始弥漫困倦的气氛。唯一的一根蜡烛显然不能给停电之后的娱乐生活提供足够的支持,于是一番挣扎之后,我爬上床,倒头睡去。
再醒的时候,有点茫然不知所在。做了一堆梦,甚至梦见有人养了一只真的猴子特意来拜访我。可这梦很快就没了记忆,因为醒来的直接原因是枕头底下的手机嗡嗡作响。
电话交锋。整个白天的委顿和夜晚的困闷给这个电话一早就做了预言。
又何必呢?何苦去依赖什么人希冀什么人揣测什么人伤害什么人。抱什么幻想做什么挣扎都是自己的事情,跟别人扯不上关系。
挂掉电话,做继续睡眠的努力,无果。
只好去厕所坐着。为了出去野营专门买的手电十分郁闷的在暖气片上射着幽黄的光柱,手里冒出的烟顺其而上,在厕所斑驳的地面上划下痕迹。
我涅盘。身下不再金黄灿烂。我涅盘。
我涅盘。秋水三千氤氲四起。我涅盘。
我涅盘。声若洪钟泪水飞溅。我涅盘。
如此这般,一个停电的深夜在厕所涅盘是这个夏天里十分值得纪念的事情之一。当然,如果这都是真的话。
那么,事情的真相是我手持PDA,在手电筒的微弱照耀下坐在马桶上十分失败地玩了三局钻石情迷。起身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你连狗都不用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