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菜

3号晚上,去[大扒儿]掺合,原本的意思是痛痛快快的爽一把,一扫多日来的阴霾。没成想,却彻底晕菜了一把。

“愚公移山”地方不错,藏的深,从路上根本看不到。我不到九点进去,已经坐了一地人在看短片了。S.R比我还早去,我们坐下一会儿皮带和守望也去了。
人多,Panda Twin开始玩的时候后面基本都满了,就舞台前头空了一片地,等祖咒唱完,就塞满了——这可是50块一张的门票呀!
Panda Twin很好玩,孙大威(原来孙大威这么年轻)的iBook上贴了好看的小丸子和变形金刚,他还把一个白色的Gameboy连上线,挤挤按按的就能出来好听的声音。中间,他戴上白色的猫脸面具,在台上跟他的同伴跳跳打打,偶尔再用那幅神情严肃的表情对着电脑做专注状,让人忍俊不已。他们的Cyber Hardcore好听,你能听出他们的年轻。
中间,有个人上舞台上,说脑浊联系不上,可能不来了,有专门来听脑浊的歌迷可以去门口退票,而且还可以适当退适当的返城车票。台下倒没有太大反应,除了前头四五个人有点咋唬,看来今儿来的脑浊歌迷的确不多,从范儿上基本也可以看出来,成熟酷状人士远超青皮们。我却失望极了,脑浊是我今晚最大目标之一。
然后祖咒就上了台,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不戴帽子的他。唱了两首歌,还解释了若干唱两首歌的理由。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刻意的去营造一种形象,总觉得有些过于随意了,尽管他仅仅是嘉宾。歌唱的倒还好,“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边”让人很难忘。郭大纲扮相有趣的很,也被祖咒拉上台让唱歌。
祖咒唱完就下,没一点留恋,尽管他现在歌迷是越来越多了。PK14抄家伙开始上去调音,台下后面的人也开始往前挤,我就站在人群里看着阿刚跑来跑去的去折腾那个总也不响的琴。

然后,忽然就晕了。
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开始有虚脱的感觉,双腿乏力,一种麻木感迅速上升,接着眼睛就黑了,什么都看不见……再有知觉的时候,我双膝着地趴在了地上,眼镜飞出去,下嘴唇被牙齿咬破了。旁边有人帮我把眼镜捡起来给我,同时听见舞台上PK14已经开始唱了。我撑着摸到门口挨着墙坐下,发现自己已经是满满一头的汗。抽了一根烟,坐了大概十几分钟,我能站起来了,又靠着墙听了一会儿PK14,终于撑不下去,一个人提前撤了。
后来有朋友分析说,大概是缺氧的原因。我不确定,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出了什么状况。
墙角站的时候听PK14唱了大概四五首歌,很喜欢,跟sub jam出唱片的那个时期比真是成熟的太多了。以后有机会再听个专场去。
到现在还是觉得很诡异。

2 thoughts on “晕菜

  1. 是缺氧吧?上次我去看五月天的现场演出,前面一个小歌迷(大概比我小5.6岁吧?)就缺氧要晕倒了。幸好我在后面够冷静帮她扇风并留点空位给她。在这种人多兴奋的场地的确很容易晕菜。

  2. 我前后晕过好几次,尤其是去看PK14的时候。某人说话我是“专晕PK14”。
    大概不仅仅是缺氧,有次走在路上就不行了。
    后来征询了医生,分析原因是植物神经紊乱,影响肠胃吸收功能,导致低血糖。然后我就坚持每天跑步,并重新开始每周踢一场球,之后就没有晕过了。
    所以,体育锻炼很重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